一枯荣

微博:一枯荣-lofter

【蔺苏】可念不可见(二)

风雪深,深入心,血仍殷,殷入骨髓。
大梁的军旗在北境的寒风中猎猎作响,蔺晨戴着毡帽,披风几乎要被他拉到脸上去挡住寒风,万丈深渊下的风倒是不厉害,可没有风也散不了寒气,蔺晨将披风掀开一个角,让里面的小家伙出来透透气。
纵然被捂在披风中,小家伙的脸还是红彤彤的带着些许寒意:“这里就是我救下江湖传奇人物江左盟宗主梅长苏的地方。”
“哦。”小家伙刚钻出来就打了个喷嚏,然后立马又缩了回去:“怪不得江湖传闻梅宗主是寒梅一般的人物,梅花不都是在雪中才能开的漂亮吗?”
“噗嗤。”蔺晨听闻不由得笑出了声:“他原来可不是姓梅,他姓林,不过那个名字的名气也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“属三我也管不着。”小家伙又打了一个喷嚏,揪着蔺晨的衣服使劲摇:“爹,我要回去,我要喝热汤,热的能烫掉舌头那种。”
“臭小子。”蔺晨一巴掌拍到小家伙屁股上:“你飞流叔叔眼巴巴的想跟着来我都没让他来,你倒好,说不到两句话就说要走了。”
“我又不认识他。”小家伙嘟囔:“再说了,人都死了,再来不就是让自己伤心吗?”
蔺晨眼中笑意淡了几分,遥望着皑皑白雪有些失神,片刻后一拉缰绳掉头纵马而行:“抓稳了,要抓不稳你也只能学梅宗主那样做一次寒梅了。”
“我才不要——!”小家伙清脆的声音传的很远,随后传来稚嫩的笑声,谷底猛然卷起一阵风,落地的雪被扬起来几分,随后又悄无声息的落下。
半山上有一座小木屋,是当年在北境大胜后才建造的,建造的原因也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是因为梅长苏还没有交代好以后到底魂归何处,所以蔺晨飞流和蒙挚等人争执不下,尸首也不可能一直摆在军帐中,所以才搭建了这个木屋安置梅长苏。
“这里不如金陵好玩,也不如琅琊山好玩,还冷的要命。”小家伙一溜烟的冲到活盆面前:“我要回去了,再也不会受你哄骗出来了。”
蔺晨闻言失笑,伸手掐住他的腮帮子:“你就知道玩,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你爹每天东奔西跑的忙。”
“爹,我错了我错了。”小家伙许是真的被掐疼了,泪汪汪的看着蔺晨:“爹,你最疼我了,别掐了,再掐脸就变形了。”
“哼。”蔺晨收回了手,看他本来就红了的脸被自己掐出更深的红印子来又免不得心疼:“在这里休息两天,然后我就带你回琅琊山。”
小家伙含着眼泪连忙点头,犹豫了一会儿后问道:“爹,你对梅宗主的事这么了解,我记得……故去的大娘也是姓梅。”
“嗯?你想说什么?”蔺晨挑眉,这小孩聪明是聪明,可惜就是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,蔺晨叹了口气:“别想太多了,你大娘只是慧极,所以才没了,和梅宗主搭不上半分关系。”
“蔺少阁主。”
已是十几日了,这场争执却未有结果,这时言豫津却找了过来,蔺晨此时还憋着一股子气,自然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:“言将军有何事?”
言豫津犹豫了一会儿,压低了声音:“林氏宗祠已然重建,既然苏兄选择了来北境……蔺少阁主何不好人做到底,彻底圆了苏兄的心愿呢?”
蔺晨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他何尝不明白梅长苏的心思,只是,他过的不快活,就不想让梅长苏如愿。
言豫津见他不言语,又继续说道:“人都说,落叶归根,他迫不得已在外十数年,若不是爹爹一直提起林殊哥哥,连我都会以为他只是一个谋士,回去,起码他能光明正大的接受祭拜啊……”
火焰跳动着映照在蔺晨脸上,蔺晨又往里添了一块火炭:“回去记得先去祭拜你大娘。”
纵然只是空坟,但却也是受着我蔺家的香火,也算是……我蔺家人。

各位准备好接受我胡汉三的搞事情了吗【bushi】

【家庭教师】晴空(一)走狗

“就是他,彭格列最弱的那个守护者……”
“可不能说是最弱啊,这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吗?”
“哼……怎么活下来的你们不清楚吗?”
蓝波踏入宴会厅的时候里面声音有一瞬间的寂静,随后众人又像无事一样继续交谈,但始终有窃窃之语传入蓝波耳中。
蓝波用手拢了拢额前的碎发,临时准备的白色西装有些大,像是挂在了他瘦弱的肩膀上一样。
活下去,蓝波。
带着大家的希望……活下去。
这是沢田纲吉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。
彼时除了他以外所有守护者都已经死去,还有沢田妈妈,京子,小春,一平,几乎所有人都被密鲁菲奥雷的人抹去,蓝波那时候只恨,恨自己为何一向不长进,在此时无法帮他们拦住敌人的脚步。
“不要哭,蓝波。”沢田纲吉眼神已经有些许放空,特制的可以阻挡死气之火的西装也已经破烂不堪:“是我不好,没能保护大家,蓝波,快逃吧,不要再死守在这里了。”
“活下去,蓝波。”
“带着大家的希望,活下去。”
祖母绿的眼眸带着水润,蓝波收敛了一下情绪,端起侍从端来的酒,手从容的握住从托盘下刺过来的刀,神情有些复杂,不自觉压低声音:“你应该和那位期待的一样使用你的本事。”
“我知道,但是。”侍从手上的刀猛然向前使力,刀刃划破皮肤,血一滴滴的滴在地毯上:“我觉得,就没有算上你是叛徒这一项,我也应该帮他儿子报仇。”
“情况已经不同了,从密鲁菲奥雷成立的那天起,彭格列,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彭格列了,所以,”蓝波猛然拔高声音:“你给我去死吧!”
一道人影从蓝波身旁飞出直接撞到了宴会厅的墙上,很快就有人出来清理,所幸今天是各大家族首领的聚会,所以并无引起什么骚乱。
蓝波看着那个人聊无声息的被人抬了出去,知道他假死功夫了得,再加上他刚刚并未踹到要害,所以并不担心。
“波维诺。”如同当年他们称呼纲吉为彭格列一般,现在他们称呼蓝波为波维诺,名字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代表一个家族的决定:“我们boss邀请波维诺在楼上小聚。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蓝波顺手将酒杯递个了那个人,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上了楼。
不同于一楼,二楼的会客室里插着一束纯白色的百合花,桌上的棉花糖被摆成了奇怪的形状,蓝波没有犹豫,走到白兰面前单膝下跪,亲吻了一下他戴着的海之戒指:“愿为您效劳。”
白兰并不觉得惊讶,手中揉着一颗棉花糖:“蓝波君还真是有趣,明明心里已经想把我弄死在这里了,却还是要说出愿为我效劳这样的话。”
蓝波并没有反驳,只是抬头看着他:“黑手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地方,波维诺可以为了延续依附于彭格列,自然也可以为了延续而依附更强的家族。”
白兰看着他的眼睛,嘴角有一瞬间下滑,然后又上扬:“这么说的话现在还真有件事情需要蓝波君的帮忙呢。”
“我,需要波维诺的十年火箭筒。”

【蔺苏】合鸟主的妻奴之路大结局说明

其实也可以不用纠结网址,直接到B站打入名字就可以看了

【蔺苏】可念不可见

梅长苏走的那年,蔺晨是第一次觉得雪很干净,掩盖万物。
军帐外还有昨天梅长苏和飞流一起堆得雪人,怀中的人却正如它的温度,纵然放再多炭盆也于事无补。
蔺晨的心早在这三个月里自我折磨的麻木,纵然悲怆,却也面无表情。
“飞流,我们走。”蔺晨将怀里的人放下:“我们回去,回琅琊山,从今以后只有林殊,没有梅长苏。”

自从开始纠结于人物性格,我名朋的苏迅速就从正经苏变成了软萌苏……无爱了

【蔺苏】合鸟主的妻奴之路【大结局】

【蔺苏】合鸟主的妻奴之路【大结局】 UP主: 梧桐-一枯荣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061407

我大胆的想法来了。
这篇也至此完结了。
第一篇通篇都在撒糖的中篇啊……
第一篇这么长的蔺苏啊……
还有就是求弹幕啊

把视频换了个音质后悲剧的发现,卡不上点了

有种微妙的,被自己甜到了的感觉